王马小吉的半夜牢骚话<2>

药片与手铐请混合服用

 

呀,又见面啦。嗯嗯,是这样啊,你问我这里是哪里?是个好问题呢——不过很抱歉,我也不知道!

 

にしし,当然是骗你的啊。这么沮丧的样子看来还没习惯被骗呢,真是天真啊你。那么,上回说到的东西有好好地带来吗?可别装作一脸无辜又迷糊的表情哦,我说的当然是你的灵魂。好~!那么不由分说,抽取灵魂的白衣护理者出动!这一根容量三倍的超大注射器就请您好好地用心口接下来吧☆!

 

诶——求饶就算了,居然殊死抵抗不肯交给我?真过分啊,明明都和我约定好了下次来的时候就献出自己的灵魂的,人类一直都这么愚昧可耻又难以信任,真是好难过啊!?啊,不过不久之前我也是碌碌众生的一员,就特别原谅你吧!真的哦!啊哈哈哈哈,就算自言自语像我这样的人为什么在天堂也没用啦没用!

 

毕竟连我也已经被放弃了啊。

 

啊啦啦……当然是骗你的。不过这个头顶的光圈还真是碍事,像我这样伟大的恶之总统,怎么说都应该是酷炫的黑色荆棘环才对吧? 毕竟不管是圣洁啊、还是纯净啊,这种东西都完全不适合我呢。

 

好~想~去~地~狱~啊~~

 

说什么想去的话就去啊这样的话,你的舌头还真是肆无忌惮地在跳舞呢。にしし,破例为脑袋在天堂环境下也发生腐臭的你上一堂辅导课吧!问我为什么对地狱如此追求?大错特错!不是追求,而是理所当然!首先,第一个问题——我们曾经是什么呢?

 

学生?不不,这种回答只能拿三十分吧。王马老师我,对你的学习态度要进行深刻批评!那么继续第二个问题,我们的学校叫做什么名字呢?

 

才囚学院——大正解!紧接着的第三个问题可就厉害了哦,智商没有像我这样达到爱因斯坦以上的人要回答出来就是做梦。准备好了吗?心跳的要爆炸了吗?

 

第三题!现在的我们,是什么存在呢?

 

“曾经困于互相屠杀的囚笼之中,为了生存打响了抗争的口舌之战。”

 

是呢,我们就是这样的人。唔姆,当然不光光是在说你我——百田酱,甚至赤松酱和天海酱,以及更多的“倒在路上的人们”也一样哦。为了活命,亦或是为了抓住幕后黑手,为了这样那样的理由,被杀死,去杀人……啊啊,说到底我真的很怕痛呢,你看起来也不想体会身体在钢铁之下被碾压成碎片的那一瞬间达到的痛苦和意识的断层吧?

 

我们就是这被人为制造出来的虚拟战争中,被逮住又最终死去的战犯啊。

 

……不过说到底,全都是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呢。真无趣啊,就算一直不断地把自己的想法延伸到更远的地方,实际上你也只是我臆想出来的对象呢。……以上,全都是骗你的啦。

 

我并不后悔哦?不论是直到学级裁判结束后造成的意想不到的惊吓效果,还是死亡之后这来自冥冥之中对我的惊喜大放送…说到底,我究竟为什么不是在地狱啊!天堂真的是…太无趣了!!!这绝对是酷刑、酷刑啊!真的哦?!我现在就要把这里哭成一片汪洋喔?!?!

 

唉…果然对空气说话很容易感到腻烦啊。知道啦知道啦,我会乖乖把衣服换回来的哦?看在你再一次老老实实听到了最后的特别奖励。……但是看起来,你也并不讨厌护士服吧。

 

下次再来找我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把你的灵魂带来哦!

 

 

 

にしし……おやすみね~

 

2017/5/30 a.m0:32

 


关键词:

【护士服】,【战犯】,【意想不到的惊喜(吓)】

评论 ( 1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