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ダンガンv3|最王】透明交差点

你们看这个好橙,他有这么————————————————好!!!!!!!!!!!!!!!!!!

他的G文世界第一棒!!!!你们多夸夸他啊!!!!!(声嘶力竭)

这篇G解释了本篇里的一些里设定,基本上可以当做后续发展来食用!!!

最后还是要感谢购买本子的各位XD

零售现实:

给阿云的drv3本《MIRACLE》的G文

完售了发lft存个档(混更)

建议配合本篇食用

==========================================================================================================


  耳边只有海浪的呢喃与风的低语。

  最原终一站在柔软细腻的雪白沙滩上,头上是无云的白昼,眼前夹杂着果香的亮粉色海洋冒着一个个小小气泡,波浪欢快的奔上沙滩,又在他脚尖前方倒退,风轻轻掀起衣摆,带着饱含水分的清香空气轻抚面庞。他静静地站了一阵,脱下脚上的鞋,一步踏入了颜色奇异的海水里。出乎意料的清爽感觉,完全没有甜腻的粘度,一小圈墨般的暗蓝涟漪从踏入之时猛然向四周蔓延开来,带起一阵浪潮,却又马上回复平静。

  每走一步,皆是如此,像是向哪里的什么人发出无声的通知,诉说访客的来临。

  好奇心的驱使让他迈步向前,行走在玫瑰色碳酸海洋中央仿佛专门为来者铺设的粉色窄长浅滩上,勘勘没过脚背的海水温热。

  就好像羊水一样。

  这和他这么多年来所见的世界迥异的这个地方,却完全没有给他面对未知所应有的恐惧和压力,周围安静得只有美妙的白噪音,包含了一切,却又如此纯粹。

  最原眺望着首次来到这个海边就印刻在记忆中的,那被海水环绕、长满了苹果树的小岛。

  如果这里真的有住民,大概就只会出现在那里了吧。

  会是什么样子的生物,是自己记忆中那被赋予各种不同名字的飞虫走兽还是和这亮粉色海洋一样充满惊喜的未知物种。

  白净的赤足离开了浅滩的海水,切切实实的踏上了干燥温热的沙滩。他穿越了一小片苹果树林来到一个亮紫色的湖边,记忆中的纤细少年身上松垮垮裹着未经任何缝纫的白色麻布静静坐在湖边,那双细腿探入亮紫色的湖水中,带有恶质的搅动着如镜的湖面,那裸露在外的皮肤比白麻布更为刺眼,在白昼刺目而不灼热的光线下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他一脸的百无聊赖,手上有节奏的抛接着一颗新鲜血液般亮红的苹果,在最原终一出现于视野中的同时,那双了然无趣的紫色眸子便锁上了对方的身影,旋即如被点燃的花火一般,绽放出星海般闪亮的生命力。

  染血般的苹果划出完美的抛物线,轻巧的落在最原终一抬起的双手中。

  “这是给通关迷宫勇者的奖励。”原本冷漠淡然的表情一瞬之间破裂开来,展现出与记忆中一般无二的狡黠而带有恶意的笑容“欢迎你,来到这片荒原,最原ちゃん。”

  最原终一几乎在话音刚落时感受到了身体被迅速向后方抽离的失重感,他条件反射地往前曲身,却知道这只是徒劳无功的努力,因为他的脑子清楚地知道:

  自己被对方赶出了那个世界。

  

  ☆

  

  “痛!”

  眼前似乎冒出了金星,两个头骨猛烈相撞的闷响通过骨头传导到神经末梢,最原终一条件反射的曲身做得十分完美,正撞在了凑近确认他状态的王马小吉那被过长刘海覆盖的额头。紫发的纤细少年顾不得捡起因为对方突然动作而滑落到地上的小毛毯,极其迅捷的捂着脑袋缩回旁边窄小座位的深处,任凭最原如何道歉都没了回音。

  “……最原ちゃん的头一定是石头做的!”

  声音都带哭腔了,不过这家伙翻脸跟翻书一样,假哭也是家常便饭的事。

  “所以说……对不起了,王马君。”

  虽说自己脑袋也因为反作用力被撞得嗡嗡响,但人类的常识告诉最原终一这时候还是老实道歉比较好。

  “本来还想着如果最原ちゃん在我们到目的地的时候还没办法被叫醒就这么让你坐着回日本的呢。”王马小吉把脸埋在双臂中,说话都瓮声瓮气。

  他们正坐在飞往加德满都的航班上,东京并没有直航的飞机,经过中转最快也要将近十二小时,虽然知道那是对方随口说出的谎话,可想想这无聊的时间有可能翻倍,瞌睡立刻消失殆尽。

  “抱歉,请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最原终一低眉顺目。

  “那么,睡得这么熟的最原ちゃん,刚才是看到了什么吗?”似乎是缓过劲来,小个子同行者的双臂露出缝隙,亮晶晶的紫色眸子从黑暗中窥探着最原的表情。

  和梦境中一般无二。

  “我梦到了你。”

  依旧是一记漂亮的直球,却被对方不动声色的完美接下。

  “哦呀——”那圆溜溜的杏眼弯曲成月牙的孤独,像一只漂亮的小狐狸“我还以为只有人类会做梦呢?最原ちゃん,不过当了那么十来年人类而已,还是跳不出一直以来的思考方式吗?”

  所以那里并不是梦。最原思考片刻,却还是不知道该如何称呼那片海岸比较合适。

  “如果那真的是梦境,按照人类的说法,最原ちゃん难道是一直一直在想着我的事?”

  “因为王马君现在依旧是我的观察对象。”

  “我觉得你可以把观察去掉也没有关系哦~”

  “嗯。”

  最原终一露出不太熟练却很柔软的微笑,突然伸手掀起王马小吉的额发,在有些发红的额头上伴随着飞机降落的提示通知落下了一个轻快的吻。

  “王马君是我对象。”

  “にしし……还真是没有以前可爱了。”

  王马小吉的耳尖一霎间变红又回归本来的颜色,然而怎能逃过观察者最原终一的眼睛。

  他们离开研究所已经一个月了。

  原以为会经过好一阵子的流离失所,毕竟最原所谓的住所也只是研究所专门给他设置的收容装置,而王马小吉更是在他混进收容所之前就已经在里面度过了漫长的年月——他对收容所的一切了如指掌,似乎他才是那片建筑里的原住民一样。而scp理所应当不被当作‘人类’看待,更遑论拿到公民身份的护照了,故而当王马小吉把他带回一个明显没人在住却依旧被收拾的很干净的公寓摸出数量惊人的财产和一本印有他照片姓名等信息的护照时,最原终一露出了十分动摇的表情。

  “你该不是……你肯定用了能力吧?!”

  “诶,所以说要抛弃掉毫无疑义的人类三观啊最原ちゃん?也许我以前可是很伟大的人?那么这么点小钱对我来说根本不算是什么啦。嘛,前面那句是骗你的啦,我这只是为了方便而打扰了一下而已,和你做的事也差不多啊。”

  的确,当时太过想要进入研究所,自己的确是说了‘录取我。’这种肯定句式。他至今仍然无法习惯力量的使用,虽然长久而来的习惯让他保持着谨言慎行的态度,可冲动起来脱口而出的话总不像王马小吉那样控制得当。

  到底是经过了多少的年月,流离在多少片土地,说过多少无法挽回的话,一次又一次的和不同人类相逢,相知,又被恐惧,逃避,崇拜和遗忘,却一直重复着这种循环直至厌倦,最后停留在收容所那一间窄小的收容室里。

  自己没有经历过,所以无法理解。

  又或者是曾经经历,却被自己刻意遗忘?

  他不记得了,到底是因为时间的冲刷,还是因为所有无用的记忆,都无法停留在他的脑海里。

  飞机平稳落地,他们混迹在游客中下了飞机,太阳还没下山,就算是刚才入冬也未觉如何寒冷,尼泊尔并不是什么太过发达的地方,经济支柱是以较为容易攀登的珠峰南麓为基础的旅游业,初冬正是干季开始的时刻,触手可及的青空白云目之所及的远景是白雪皑皑的高山,近处却是显得破旧的城市,阳光洒落在低矮错落的砖色民房和粉饰华丽的佛塔上,错落的层次感展现出精神和物质的差距,大量的灰尘反射出星星点点的光芒,伴随着无处不在的尼泊尔之眼,整个国家看起来破旧而又弥漫着神秘感。

  “那么……等下还要转机去博卡拉是吧?”确认好了航班信息,王马小吉蹦蹦跳跳的坐回最原终一旁边的凳子上,后者坐在金属制的凳子上精神不振的样子,长时间的航班果然很容易累吧,又或许是因为自己在旁边,所以不用每时每刻都警惕着陌生的四周。

  还是说,因为伪装的卵壳破裂,直面更广阔世界的精神体在接收到那么大量的信息后,产生的一种自我保护意识?

  王马小吉没经历过这种时期,他从有意识起便是现在的这个样子——也许一开始更为纯粹一些,他是概念的本身,从有生命起便有了自己的意识,故而并没有所谓的家人,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天地一片荒芜,大气满是剧毒的时候,就已逐渐的拥有了现在这样的形体。他探寻着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从整体到打碎后分子层面的研究,从物质到精神上的交流,他曾以为和他长得相似的人类是和他一样的存在,却在漫长的相处中被一次又一次的观察结果否定了这个可能,为了找到和自己相似的对照系,他甚至畅游了那片天空和其他的世界线,最终还是回到了这最初也最复杂的游乐园。

  因为他在这里,看到了和他最为相似的存在。

  人类把它们统称为SCP。

  再之后,他见到了最原终一。

  他查看了一下时间便往最原终一肩上一靠,闭上了眼睛。

  

  ☆

  

  熟悉的清新海风充斥着鼻腔,

  第三次到达此处的最原终一睁开眼,判断出那应该是葡萄的果香。

  面前依旧是那片亮粉色的海洋,不同的是这次他出现在那座小岛的沙滩上。有什么东西划动沙面的声音夹杂着苹果被啃食的清脆声响钻入耳内,他扭头向下方望去,本就比自己矮上不少的少年正团成一小团蹲在白沙之上,一手随意的啃着水灵灵的苹果,另一手用苹果的树枝在被海水浸湿变硬的细沙上写着奇怪的文字,涂抹了几个字后,亮粉的潮水蔓延上来,再退开去时,又是什么都没有的沙滩。

  “最原ちゃん似乎越来越熟练了呢?”他并没有抬头,却知道最原的意识已经能接收到他说出的话语。

  “这里是王马君的梦境吗?”能随意的把自己赶出去,这就是对方意志所操控的世界吧。

  少年发出一声短促的嗤笑,他随手把苹果树枝插到一边的沙地里,没过多久便抽出了新的枝丫。他直起身来仰头平静的看着最原终一,那双像高级紫晶一样纯净无杂质的眼神映着对方轻轻抿嘴的小动作,像哄孩子一样回答:“作为人类的话是满分答案了。”

  也就是作为现在的最原终一来讲就是0分。

  如果不是梦境,那这里就是另一个现实。所以对方说话才会这么小心吧。

  “那么,你的确是王马君没错了。”

  “卟——不正解。作为安慰这个给你。”

  因为这里是属于王马小吉的世界,所以自己才会感到安心啊。

  最原接过对方递过来的不知从何处摸出来的新苹果,张开嘴正准备干脆的咬了下去。却只觉得头顶被什么重物突然袭击,意思昏迷之时,他看到了从刚才插在地上的苹果枝所成长的果树上落下来的赤红果实。

  “你已经打扰到我休息,下次不要来啦!”

  白袍少年的话在意识中断前钻进耳内,最原终一咳嗽了几声再次转醒过来。

  右肩的地方突然变轻,王马小吉带有睡意的声音从右侧传来:“要登机了。”

  “下次能不能别用那种奇怪的方法叫醒我……”

  “最原ちゃん难道喜欢吃苹果?”

  “不,也没有到喜欢的地步。”

  “我很喜欢哦。”

  所以让我对那种植物有阴影吗!

  不过既然讨厌的话,为什么要让自己能随意控制的世界里只有苹果树呢。

  那也是谎言伪装的一部分吗……

  他望向在前面轻快走着的背影,只觉得关于这个存在的事情,自己无论怎么了解都无法满足,越是深入,便越是深陷其中。

  他加快了脚步,牵住了那只随着步伐晃动的手。

  

  从博卡拉机场出来已是黄昏之时,由于是最负盛名的旅游胜地,打车还算顺利。两个人并不像其他游客一样拖着一箱箱的行李,只背着装有简单必需品的背包,日暮时分的费瓦湖撒上了一层金光,夕照之下,远处金色的鱼尾峰清晰地倒映在湖面上,他们乘上酒店专用的接送小艇,四方形的小船无桨无舵,靠船工手拉绳索将船送至岛上,上岸check in时服务人员看着他们轻简的行李甚至一度追问他们是不是遭了小偷。

  王马小吉毫不在意的刷掉了整个行程所需的房费,他订的是独栋自带花园的Villa,房间开窗就能看到鱼尾峰,最原终一把东西放下坐到院子里的秋千上看着阳光一点点隐没在山与山的缝隙间,轻轻地舒了口气。

  “终于放松下来了?”

  “嗯……谢谢。”他果然知道了啊,自己那些拒绝人群的行动,“王马君以前去过很多地方吗?感觉对哪里都很熟悉。”

  “嘛,那是自然了,反正这些地方不管过了几百年都是一个样的嘛。”

  “怎么会有一成不变的东西呢……”

  “にしし……骗你的啦,这里的事情是别人告诉我的,大概是不知道什么的王子吧。”

  “王马君的记忆到底是好还是不好真奇怪啊……”

  “大概是比最原ちゃん要好上几百倍吧。”

  “别这样……真不知道我的记忆里到底会变好还是变坏但是我希望不要变坏了。”远处的山峰完全陷入黑暗,只留下漆黑的剪影,随着气温下降,湖面开始腾起了薄薄的白雾,除却酒店客房昏黄的灯光,更远处的岸边,湖面和湖对岸,已是完完全全的黑暗,只有月光莹莹,勾勒出一圈银白的轮廓。不知名的虫鸣和风吹树木的沙响混合着带有草木香的水汽,让最原终一的神经完全放松下来。

  他忘记了很多东西,包括他是怎么获得那所谓的人类父母的过程,和在那之前他所有的记忆,虽然稍微推断就能知道,这大概都是自己认定真实所造成的结果——是他自己让他自己忘记了以前的事情。

  一个SCP想让自己体验一下成为人类。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自己和为了探究自我存在而住进研究所的王马小吉,可以说是一样的疯狂。而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定义了。

  “不记得也无所谓的话,大概是你觉得这样也无所谓吧?”王马小吉的声音出现在身后,随后秋千被摇了起来。

  “我饿了。”

  “嗯,我也是。”

  王马小吉愉快的笑了起来,这是最原终一第一次听到对方如此畅快的笑声。

  

  鱼尾小屋的餐点一直是受到好评的项目,不仅有当地特色的食品,也有为了水土不服的人准备的格式餐点。

  小个子的SCP倒了一杯尼泊尔奶茶,一杯水果冰沙和特色小吃炸面包圈,全都是些看起来就甜腻腻的东西。最原终一拿的是看起来最为保险的西式餐点,看着对方一脸幸福的吃相便觉得心情也随之舒畅起来。

  反正那个研究所是不会好好给他为所欲为吃自己想吃的东西的,甚至会为了进行研究让他吃各种奇怪的东西,毕竟有无法轻易杀死的属性,研究员操作起来就更是为所欲为。最原终一回想起自己在研究所内时翻看的对方的资料,每一条每一个字都像文档一样清晰地出现在脑海里,他甚至能调出里面的记录照片进行放大以查看各种细节,虽说原本就觉得自己记忆很好,在正确认知自我以后居然能进化到这个地步,SCP果然是和人类不同的存在啊。

  “呜啊……最原ちゃん,一副想要把我看出个窟窿眼的表情好可怕啊……”正把炸面包圈撕开来吃的王马小吉把自己油亮亮的手在最原终一面前晃了晃“该不是吃饭的时候也要睡着了?我说,你是不是也该注意一下自己的事情?”

  “我自己的事?”

  “是啊,最原ちゃん很无聊呢,因为你自己似乎也没有什么兴趣的样子,弄得我都对你以前的事情没兴趣了。可是,你对我好像不一样啊。”

  你太过在意我的事情,想要了解我的所有这一点,我跟你也是一样的。

  毕竟你我是彼此在如此多个平行宇宙里唯一相遇的最为相似的同类(参照系)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是不是有点太过不公平了?”

  “我还以为王马君无所不知?”最原终一觉得对方连自己今天穿的是什么色的内裤都是知道的。

  “我只是知道无关紧要的事情罢了。”王马小吉喝了满满一口的冰沙满足的咂咂嘴“为了不会一不留神切到些什么。哦对了,是灰色黑格子白菱纹的吧。”

  “不……别说了……”

  不用确定都知道自己的内裤肯定在刚才的瞬间变了样子,这个人的语言只要同时切中了大众认知和客观事实,就能把它进行扭曲,变成无法指定的别的东西。这也是在最后的问答时自己所知道的事。

  自己虽然是大众意识中的“人”,却不是客观事实上的“人”。

  这也是自己通过思考对方给出的一系列问题后赌上性命所给出的最后答卷。

  

  “随随便便的赌上性命什么的果然是笨蛋才做的事情,啊,这句话会不会打中啊?”

  “并……并不是笨蛋所以不会被打中的。”

  “那就自信一点不要把自己浑身上下都确认一遍再回答我啊?”

  岛上的这个王马君似乎比外面的更加直白,那么有些事情直接问他也是可以的吧。

  “王马君说过,‘身处鸟笼和鱼缸,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一开始我以为是说研究所和外面的这个世界,可后来我觉得,正因为是这么多时空世界里单独的个体,才会觉得在哪里都没有区别。”

  不管在哪里都是一个人,没有人能理解你所处的高度。

  “王马君选择了在研究所里等待与自己高度相似的同类的到来,毕竟这是你跳跃了无数的地界而寻找出的,最可能的苗床。”

  “虽然我可能不太记得,但晚上我进行了一个推理……”最原终一深吸一口气“我做出了和你截然不同的选择。”

  “我选择了假装成人类融入他们的圈子,享受他们所谓的群居生活。”

  “而结果如你所见。”

  “苹果掉到人群之中,也依旧是苹果。”

  正如人类无法成为SCP,无法理解SCP一样,SCP也无法成为并理解人类。

  而我极其幸运的,在这个一开始就被发现了的逃避现实行为中,遇到了坚持不懈的你。

  

  ☆

  

  天还没亮。

  博卡拉的夜晚是无边的黑暗,没有路灯,没有店铺,偌大的城市里仅有的光源是少数公交车和旅游大巴的车灯。

  王马小吉和最原终一摸黑起早,渡船的船工似乎还没睡醒,拉船过岸的时间是白天时的一倍。船上除了两人外还有另外几名别国的游客,几人上了酒店准备好的面包车,顺着仅容两车擦肩而过宽度的公路开上了鱼尾峰的观景台。一路上王马小吉靠着最原的肩膀脑袋一点一点的,似乎随时都要睡过去,却又不知道在和谁置气,硬是睁着眼睛不肯眯一会儿。最原终一想起对方按掉闹钟以后坐在床上半天不动纠结于理智和欲望之间的起床气,憋笑之余又小心的维持着姿势让他靠的更舒服点。还好山路还算平坦,一路只有轻微的颠簸,比起难受,更像是有节奏的摇篮。

  明明在房间的庭院就能看到鱼尾峰,却还是不辞劳苦的跑到观景台来。最原终一觉得肩上一沉,他侧头看了看,发现王马小吉终于闭上了那双漂亮的眼睛。

  “我醒着哦……”

  哎呀哎呀。

  坐在对面的游客们被这种场景逗笑了,用带有口音的英语对最原搭话。

  “你们感情真好啊,是朋友吗。”

  “嗯,是啊,是同伴。”

  王马小吉在到达终点之前醒了过来。

  “你刚刚和他们说了什么?”

  “还真的醒着吗……”

  “嗯,那是当然的。”

  看来还是睡着了,脸上多少还是带了点刚睡醒的朦胧感和对自己睡着这件事的不满意。

  “是对答案有所不满吗?”

  “并不是。”

  看来是对同伴这个指代有所不满了。

  几人来的还算早,也都提早询问了鱼尾峰大致的方向,在铅灰色的天空下大致找好了位置,两人随意的站着,而其他同行者则拿出了长枪短炮架了起来。

  “今天会是晴天的。”

  “真狡猾啊最原ちゃん”

  “因为王马君都这么早起来了,至少想让你看到日照金山的样子。”

  白雪皑皑的鱼尾峰形如其名,在朝阳赤金色的光线下,会显露出带有粉色的金色鱼尾,只有天气条件极好的情况下能显露出那最美的样子。

  “抱歉,我要做个更正,虽然王马君大概也还在因为我想不想让别人知道跟你关系的这件事而纠结对我的称呼,但是以后介绍的时候我都会说,这个人不只是我朋友,还是要和我相伴一生的人。”

  “明明是个童贞……说起情话教科书得让人头皮发麻……”王马小吉撇嘴望向渐渐发红的天空“谁要跟你相伴一生啊……”

  最原终一笑了起来,连头上的那根不听话的头发都愉快的摇晃了起来。

  这家伙,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无法理解。也许是因为现在的自己,已经和他站在了同等的高度吧。

  与此同时,在越发多起来的游客们整齐划一的惊叹下,那山和火红天空的缝隙间,第一缕赤金色的光芒打落在了冷蓝色的鱼尾峰上。

  理所当然,是今年最美的日照金山。

  “等下下去,我要在费瓦湖上租一条小船,带上吃的和最原ちゃん,在湖上泛舟直到夜幕降临……骗你的啦,那太晒了。”

  “我倒觉得,租上一条小船,带上吃的和王马君,在湖上泛舟享受清风和雪山的美景直到夜幕降临,是很好的选择。”

  “我才不要跟你一起去呢。”

  “嗯,那就一起去吧。”

  就算你只能说谎也没关系,我们的告白,将由你的谎言引导,由我的真实来定义。

  

  “没有什么在收集了大量可能性后推理不出来的东西,如果真的有,大概就是我所追寻的意外性了吧。”

  不确定的语句无法打中任何东西,这点不管是自己还是对方都是一样的。

  依旧能闻到葡萄味的海风,这次却是在浅紫色的湖边醒来,最原看着湖里冒出的碳酸气泡,更加确定这湖里全都是葡萄芬达。

  王马小吉第三次将红得像血一样的苹果放到最原终一的手里,看着他如临大敌的表情发出了“にしし”的嗤笑。

  大概这次是不会在吃下苹果之前被赶出去了。

  他咬了一口手上的苹果,依旧是苹果的口感,却是葡萄的味道。

  这个充满了主人个人爱好的地方。

  “现在最原ちゃん想明白这是什么地方了吗?”

  “这是王马君的意识世界,在某种程度上和人类的梦境一般无二。”

  “那么,最原ちゃん自己的意识世界呢?”

  “在我作为人类拟态而存活之时,意识世界被‘认定现实’的能力所封闭,因为人类的梦境是有意识看无意识的一扇窗,他由现实中的压抑产生,并不代表做梦者的本质。而作为我意识世界的本质,作为SCP的最原终一拟态成‘人类’的那一刻开始,不属于‘人类’设定的意识世界也同时关闭崩塌。”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意识世界里。”

  “因为我们心灵相通。”最原终一看着眼前身穿白袍、紫发紫眸的东方少年,“因为你允许我进入此处。”

  “全是这种句式,看来没白让你睡那么久嘛?”

  意识体的王马小吉露出灿烂的微笑,突然拿出一个脸盆将紫色的湖水泼了最原一身。

  “咕?!”

  没有意想之中的粘腻湿滑感,他睁开条件反射禁闭的双眼,发现自己穿的是和对方一般无二的白袍。站在对面的少年把脸盆随意抛向湖中,在半途便消失在空气里。他抬手指了指头顶的天空,最原抬头望去,原本是白昼的地方,是无尽的星海。

  “大概是连上了哟?”

  那片什么都没有的星海,就是属于自己的意识世界。

  而天空与海岸之间的区域,是他们存在的透明交叉点。

  他们成为了这个空间共同的、仅有的住民。

  “所以这脚下的沙和湖里的水,都是王马君‘记忆’,也就是‘知识’的一部分吧。”

  “哎呀真无聊,就是全知全能太没劲你才会变成那个样子的吧?”

  知道的太多,还不如蒙昧。

  当通达所有事情后,遇到的一切变故都能看到世界线变动的轨迹,毫无新意循规蹈矩的每一天又有什么意思?

  不如抛开这个身份,做世界上最愚昧的存在,去寻找自己无法看到轨迹,无法控制走向的特殊存在。

  比如,眼前的这个人。

  “我现在才知道,我带你出来的真正理由。”

  面前的意识体微笑着,却被瘦高个的另一位住人抱了个满怀。

  “是我太过喜欢你。”

  这一定是无数世界穿越了时空所给与你我的一个奇迹。


END

评论
热度 ( 42 )
  1. 赤原灰烬-Hydra零售现实 转载了此文字
    你们看这个好橙,他有这么————————————————好!!!!!!!!!!!!!!!!!! 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