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王-Miracle<7>

注意:

 

本篇建立于SCP基金会世界观。

最原终一视角。第一,第三人称出现可能。

相对而言的作者独立解释。OOC可能。

独断专一的叙述。

↓OK?↓


-本章可能会出现一点点像是天赤的倾向,请注意-


Chapter7

 

Y+1月X+21日晴

 

我感觉自己被讨厌了。

在昨天的那个问题之后,王马君一直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在时间结束后也一言不发。今天再去的时候,他和我对话的时间明显变少了。寂静到可怕的空气像是变成一条巨大的麻绳把我越勒越紧,最后只有当警报声响起时才会稍微放松。

和王马君见面这件事为什么突然变成了如此困难和痛苦的事情?

他说的话我真的有好好理解过吗?

我不知道。

 

Y+1月X+22日阴

 

王马君所说的世界,它的局限在哪里呢。

如果他口中的世界不仅仅是此处我所站立的这个星球,那么他提出的比喻一定也是无法言喻的,有更加深刻含义的事物。一直思考关于王马君的问题,我的思维好像也快要凝固了。

不可以。不能被那样的思考方式引导。人类之所以是人类,正因为拥有比其他物种更加优秀的头脑,但是人类之所以以成为人类而傲慢,也是因为从未想过也无法接受比自己高等的存在,一旦认知到了如同SCP这样的存在,不是当做瘟疫一般消滅,就是将它们崇拜化、幻想化而膜拜……人类创造出了以自己为金字塔顶尖的生物链,但是本身确实是脆弱不堪的存在。而人类统治的这个星球,说不定在王马君他们眼里只是个种满蘑菇的石球。

 

……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就算我仅仅是被人类所在的世界束缚的井底之蛙,我也有用自己的大脑思考的权力。

 

我也有能够依靠的人,这是我自己决定好的,所以我还不能放弃。

 

Y+1月X+23日阴

 

赤松小姐和天海君突然被调职了。

太突然了。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在整理今天的文件。因为一点事情今天没办法去王马君那边,虽然忙的真的快要成了一团浆糊,但是这件事直直突破了我脑袋里的混沌。

所以他们这是要离开了吗?

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幼稚的问题已经被我写下去了。说起来,我和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又是什么时候关系变得这么好的?赤松小姐温柔的话语还在我的脑内打转,可是五分钟后她和天海君的容貌就几乎在我脑内快要消失不见了。

然后我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是个彻彻底底的笨蛋。

 

我被王马君耍了啊。

 

X+1月Y日晴

 

天海君也好,百田君也好,东条小姐也好,kibo君也好,入间博士也好,赤松小姐也好。

他们都是我的同事,是我在53区内非常亲近的存在。被接受着的我,某种意义上被“爱着”的我……他们不能被称作我的家人吗?作为研究者,写出这种话虽然很荒谬——

 

如果人类有灵魂的话,我们共同的部分难道没有触及在一起吗?

 

推理被王马君像是推倒多米诺骨牌一样轻易地推翻了。确实,我的脑海中可怖地回响着赞同他的话语,那被他称作人与人的依附性的事物,正是我平日里用来麻醉自己的东西,也是人类的“生理需求”。

那样的话语使我意识到了真正可怕的东西。大概一直以来游刃有余的是他不是我。

我确实在观察他,但是不理解的观察,有什么用处呢?就像蚂蚁在仰视人类时,看到的或许只是无尽的黑暗,而那被称作黑暗的东西,或许只是人类的眼仁而已……

王马君在观察我,不,不能用观察这个词了。

他想撕破最原终一。

 

X+1月Y-1日晴

 

那些真的是“必要”的东西吗?

我的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今天去见王马君的时候,他用非常晦涩的眼神盯着我,不管我再继续说什么,他也闭口不言了。

他拒绝继续和我说话了,唐突地。我试着想要去从王马君的角度思考,可是不到五分钟就被自己这个可笑到可怕的想法给停住了继续思考的能力。

……我是区区人类啊。逃不开人类的思维束缚,躲不掉那道“人智”的栅栏,即使再怎么去试着用王马君那样上位存在的思考去思考关于他的问题,都做不到理解他的想法。他像是已经失去了对话的能力那样,沉默地翻着书,拿着画板涂鸦那些不知所谓的东西。

我无法将自己的内心告诉任何一个朋友,而他们作为朋友也无法进一步达到之上的关系。

一个也没有。

王马君曾经回答过我的那个问题,我想现在我稍微能理解一些了吧。

我问了他为什么不逃离这里,逃离53区……如果是他的能力的话,明明是那么简单能做到的事情。

 

“身处鸟笼和鱼缸,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吗?”

 

 

X+1月Y-2日晴

 

我大概是个没有过去的人吧。

展开来说,我无法在社会立足,唯一用以支撑自己的“社会性”也是单方面的作用。失去了最后一层的理由,连依附于阳光下,自称作为成群结队的尘埃的一员都变得可笑。没有意义,没有理由,没有问题,没所谓。他人是怎么看待我的?我从来都没思考过这件事。

说到底,如果答案非一即是二的话,那么我想要追求的,只有那个不存在的三罢了。王马曾经问过我的那些问题,经过重新思考后仿佛变成了一台不断压缩的机器。

生命是如此简单的存在。就像植物需要水和阳光。那么其余的事物是必要的吗,有什么关系吗?

——为什么呢。

 

观察实验快要结束了。我待在这里,继续来到收容设施的理由已经渐渐失去了。王马君看破了我内心的本质,而现在又打算重新在这之间筑起墙,将我重新放逐到另一端去。

 

他想放弃,这不公平。

 

X+1月Y-5日晴

 

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要哭。他说是模仿人类学来的,其实流出来的是汽水。

当然这也是谎言而已,但我却意识到了一件事。

 

人永远不可能理解SCP的想法,绝对不可能变成SCP。但是SCP又如何呢?

 

SCP可以变成任何人类臆想中的东西。

我是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类。最原终一,一个研究员。

所以我要实行自己最大的权利。我拒绝放弃或者逃走,我要直面的事…。

 

是一开始就决定好的。

 

 

TBC

评论 ( 6 )
热度 ( 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