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王-Miracle<6>

注意:


本篇建立于SCP基金会世界观。

最原终一视角。第一,第三人称出现可能。

相对而言的作者独立解释。OOC可能。

独断专一的叙述。

↓OK?↓



Chapter6

 

第53区SCP观察支部《对SCP—V3—■■■■实验报告》(初版-终版)

 

撰写人:最原终一

 

实验目的:

观测SCP—V3—■■■■的自然交流性(第■■周目)

实验要求:

尽量避免伤亡与收容失败

实验设备/环境:

第53区SCP观察支部对SCP—V3—■■■■收容设施

录音设备(型号:■B■■)

D级人员(共■■■名)

拟态外界系统(安置处需精密处理)

以及各类特殊情况待定。

实验步骤:

1.经由三次全身消毒(普通消毒/喷雾式消毒/体内消毒)后,进入收容设施

2.由D级人员在周围待命,研究员负责与对象进行第一次交流,并且开启录音设备

3.会话时间不可超过50分钟(包含使用设备时间在内),时间应精确到秒,时间结束后不论话题长短,D级人员有无死伤,立刻结束对话,撤除仪器,离开设施,同时进行设施内部清洁

4.再次实行三次全身消毒,踏出收容设施后将D级人员进行处分,结束本次实验

实验结果:

SCP—V3—■■■■意料之内地对外界的情报没有兴趣。不过考虑到场景乃虚拟制作,并未考虑到现实情况下的可能性。SCP—V3—■■■■在各类环境下都能良好适应,并在多次实景测验中得出大自然的恶劣环境并不能轻易将其致死。考虑到其目前包含的种种因素,向上级反馈并提议将其危险度降低至Euclid。以下附上三次实验录音备做参考:

 

【录音附录SCP—V3—■■■■-S7

 

<一大段快进的虚拟仪器嗡嗡声,以及踱步与金属撞击的声音>

 

SCP—V3—■■■■:最原酱?

最原终一:什么事?

SCP—V3—■■■■:最原酱神经兮兮的呀?反应这么快,怕我把你吃了吗?

最原终一:不是那回事…因为很久没看见你自由活动的样子了。

SCP—V3—■■■■:什么嘛,这样啊。

最原终一:…………

SCP—V3—■■■■:最原酱。

最原终一:什么?

SCP—V3—■■■■:にしし……走神了哦?眼神飘到宇宙外去了哦?再这样下去最原酱的意识会消失在空气里哦?

最原终一:……咳。别说那么可怕的事情啊!

SCP—V3—■■■■:最原酱在想什么呢?

最原终一:没什么……但是,这个虚拟风景做的还真好看啊。…能碰得到呢。

SCP—V3—■■■■:这就是所谓人类的精神风景吧?用假象安慰自己真是个超烂的方法。

最原终一:我差不多要习惯你的话反着听了…不过,某种意义上你的谎言也没错就是了。

SCP—V3—■■■■:嗯,因为是真的嘛。骗你的哟!

最原终一:是是…

 

<机械的运转声持续下去,一直到录音结束>

 

 

【录音附录SCP—V3—■■■■-S8

 

 

<有一搭没一搭的谈话,以及真实模拟被触及发出的沙沙声>

 

最原终一:你在找什么?

SCP—V3—■■■■:嗯~有了~!怎么样啊最原酱,是不是很可爱啊?

最原终一:…这个……洋地黄?不就是能入药的一种植物么。

SCP—V3—■■■■:あらら……最原酱直接就讲出来了呐?真是——这就是普通的植物啦。

最原终一:喂……你…(奇怪的沙沙声,还有小小的金属声)

SCP—V3—■■■■:啊,变成这样了哦?

最原终一:连虚拟都能影响的话,你就少说两句吧。

SCP—V3—■■■■:にしし。对啦,最原酱,提问题问!

最原终一:你要问什么?

SCP—V3—■■■■:最原酱有家人吗?觉得家族是怎样的呢?

最原终一:好突兀啊…应该,我想是没有吧。

SCP—V3—■■■■:最原酱在说谎哦。

最原终一:我没有。

SCP—V3—■■■■:にしし……是这样嘛。

最原终一:我有胜似家人的存在吧。

SCP—V3—■■■■:喜欢的研究员小姐姐?还是说,是大哥哥啊?

最原终一:你这家伙…!不是那样,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啊。

SCP—V3—■■■■:朋友?什么啊,最原酱原来是有定义为朋友的东西呀?不好不好,这可大事不妙——难道最原酱要抛弃自己愉快爽朗的花花公子这个基础设定吗!

最原终一:………。以上皆是谎言。(纸笔的摩擦声似乎有些用力)

SCP—V3—■■■■:啧。

最原终一:他们是朋友,也是很重要的同伴。如果仅仅只是把身生父母当做唯一的家人的话,那不就只是在繁衍意味上的家人吗。他们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存在…是几乎和我生命等同的。

SCP—V3—■■■■:所以那样是有意义的吗?

最原终一:诶?

SCP—V3—■■■■:植物需要水和阳光吗?最原酱?

最原终一:是……这样没错…。

SCP—V3—■■■■:这两样东西是很重要的吧?这可是维系到生命的东西哦?但是——

SCP—V3—■■■■:“同伴”或者“家人”是和这些相等的事物吗?

最原终一:……哈?

SCP—V3—■■■■:最原酱,并不是植物吧?无法理解它们的感受,随随便便将这么重要的东西和那些对等起来,这不是相当糟糕的事情吗?植物先生可是会哭的哦。

最原终一:所以说,你根本没理解——

SCP—V3—■■■■:有什么关系?

SCP—V3—■■■■:这是很必要的吗?

最原终一:…………。我不理解你的意思。

SCP—V3—■■■■:にしし,错了哟……这就是大错解啦。

 

【录音附录SCP—V3—■■■■-S9

 

<安静的过分,只有纸笔的声音非常有节奏地在响动>

 

SCP—V3—■■■■:ふあ——

最原终一:…………?

SCP—V3—■■■■:……(刷拉刷拉的声音)

最原终一:怎么了?很困吗……?

SCP—V3—■■■■:耶?最原酱突然在关心我?

最原终一:也不是…只是为了记录而已。对了,之前的那个问题…我可以反问你吗?

SCP—V3—■■■■:啊啊、当然不可以!随随便便接受你的提问简直是有失身份,要问的话再等一百万年再来问我啦!

最原终一:好,意思就是可以对吧。你有家人吗?

SCP—V3—■■■■:有的哦?我有三十个妹妹和六十个姐姐,其中十个妹妹长着六只眼睛,三个姐姐有十只手。

最原终一:…………。

SCP—V3—■■■■:是真的哟!

最原终一:不可能吧…

SCP—V3—■■■■:にしし,生啊生啊生就会变成这样的嘛,你也知道的呀?那个啦那个~

最原终一:不我不知道…。

SCP—V3—■■■■:就是【数据删除】和【数据删除】还有【数据删除】哦!顺带一提我相当熟练的!最原酱要试试看嘛?来吗?

最原终一:……我可以拒绝吗。

SCP—V3—■■■■:你猜猜看?啊,顺带一提,男人和男人也是可以生出小孩的哦。

最原终一:别说了…

最原终一:说回刚才的吧,不要再扯开话题了。所以,已经明确SCP的个体都分别独立的话,像你这样的存在来到地球……为什么要选择这个姿态?

SCP—V3—■■■■:最原酱想知道吗?

最原终一:我之前就想问了。

SCP—V3—■■■■:鱼和鱼是一样的吧?人类和人类也是一样的吧?树上的苹果掉到地上就会腐烂变成泥的话,掉进人群会变成什么样呢?

最原终一:……

SCP—V3—■■■■:呐最原酱,这个世界由人类改变,不是吗?

最原终一:你要说什么?

SCP—V3—■■■■:にしし…………但是,实际上这也并非是错误的结论吧?那么在此我要提出新的议题!最原酱同学,请听题——

SCP—V3—■■■■:“世界是■■小■的所有物吗?”,你觉得呢?

 

<时间警报响起,对话被强制中断,录音结束>

 

实验分析与总结:

SCP—V3—■■■■对外界的自然兴趣缺缺,他以高位者的身份观察着世界,判断事物的有无及必要性,对于他来说无生命的一切事物大约都不在可考范围内(此处待继续商议)。他提的问题开始变得刁钻但多半都浅显,却又给人不舒服的感觉。SCP—V3—■■■■随意屠杀D级人员的次数下降,但是却对研究员整蛊乐此不疲。本次实验完全证实了SCP—V3—■■■■对于外界的不感兴趣程度,经过再三验证其没有脱逃的欲望与可能性。对于SCP—V3—■■■■的能力,进一步的实验与摸索已经进入收尾模式,推测实验可以在近期结束。

 

再次向上级申报,SCP—V3—■■■■目前已经不具有keter级别的危险性,建议将其调整至Euclid级别,并对收容设施做出一定改进。

 

备注:

虚拟景观仪在第三天就出现故障并无法使用了,怀疑SCP—V3—■■■■将其性能彻底破坏,当维修人员打开仪器时,里面的电路已经变成了脓水。

 

报告撰写者签名:最原终一

 

该报告没有任何问题,批准将其置入■■■号SCP资料保管库。

对于研究员提出的等级变更问题,将会上报议员会进行多次审议,合格后会向下发放通知书,届时请等待下发。

 

实验总负责人签名:雾切■■


评论 ( 6 )
热度 ( 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