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王-Miracle

Miracle


——Like a miracle starting to snow.

 

 

注意:

 

本篇建立于SCP基金会世界观。

最原终一视角。第一,第三人称出现可能。

相对而言的作者独立解释。OOC可能。

独断专一的叙述。

↓OK?↓

 

【项目说明】

 

项目编号:SCP—V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V3—■■■■(原名:王■小■)应被收容于不会将其惹怒或激发情绪的巨大空旷房间。房间墙壁构造夹层内采用30cm厚的防弹无机物填充,整体内部呈现黑白双色,以黑色■■结晶制造多处玄窗观察该SCP生态行动。

由于SCP—V3—■■■■对某类饮品有欲求倾向,特批每月定量向第53区SCP观察支部输送该饮品。

虽然SCP—V3—■■■■没有表现出对人有攻击性的倾向,但是与其接触被Miss.■ru■a博士视为会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故禁止员工与其交谈。任何未经许可的交流,会被强制制止。

描述:SCP—V3—■■■■外形为一名身高不足■■cm的矮小东亚少年。发色呈现黑,紫两色,瞳色鉴定为菖蒲色。身体状况良好,无不良反应,无疾病。与其交涉中得知现年■■岁,但是由于特殊原因,此项记录有争议的可能性。

SCP—V3—■■■■的能力无法由单纯观察得知,必须由交涉得出SCP—V3—■■■■的异常之处。从他与数名D级人员的交谈监控录像,录音中可以得知,SCP—V3—■■■■具有将真实反转为谎言的能力。任何经由SCP—V3—■■■■口中说出的真实,都会被强行扭转为虚假,即使这一物质本身确实如此。该特征使SCP—V3—■■■■被Miss.■ru■a博士称为“谎言的具象本身”。

在多次交谈中已经得知,SCP—V3—■■■■拥有超越人类本身承受能力的道德观与智慧,他相当乐衷于与人类交流,但是却没有表现出要从设施逃离的任何倾向。

虽然如此,SCP—V3—■■■■仍然对人类具有危险性。而这一可能性甚至让他的分类一度上升到Keter。(该原因详见录音附录SCP—V3—■■■■-D3)

 

录音附录SCP—V3—■■■■-D3

 

<一段无聊又复杂的聊天>

 

SCP—V3—■■■■:所以说——你就是这样认知自己的?

D级人员:是,是的…我觉得自己是个特别优秀的人!就算是曾经犯下那样的错,被关进监狱,最后被送到这里当炮灰…我也觉得我是D级人员里面的佼佼者!

SCP—V3—■■■■:诶…原来是这样的呀。

D级人员:没错!只要这次能够成功完成D级人员的任务回到监狱,我就能减刑,这样回去之后我就又能做我想做的事情了……

SCP—V3—■■■■:原来如此!にしし…真有趣啊。

D级人员:……怎,怎么了……?有趣…?…(一阵椅子拖拽的声音,突然跌倒的声音)

D级人员:呜…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好痛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刺耳的尖叫和啪嗒啪嗒的黏稠声音)

SCP—V3—■■■■:我说啊——“你真是个有趣的人类”。

 

<记录在尖叫声中结束>

 

 

 

Chapter1

 

X月X日晴

 

今天为了交送一份研究报告,我刚刚摁了指纹,检验了虹膜之后,自动门一打开迎上的就是入间博士那张像是三天三夜没睡的脸。她脸色看起来糟糕透了,左脸颊上还有键盘印,看起来好像是克制不住睡意倒下去过的样子。

不过也难怪,最近53区这边状况非常多,就算有kibo君做助手工作量也相当不得了。我作为一个区区研究员帮不上太多忙,感觉有点内疚。但是下一秒我就遭遇了今天最让我觉得受不了的事情。我觉得我的内疚毫无意义。

入间博士和我说我升级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入间博士的助手最原。

(以下是一片笔迹潦草到无法辨认的抱怨)

 

X月X+1日晴

 

昨晚陪着入间博士一起熬夜,整晚没睡。

说什么既然从研究员升级到了助手,就来帮忙一起整理文件,结果手忙脚乱地反而把事情搞得更糟了。Kibo君作为高等机器人的处理程序也无法完全处理入间博士和我造成的意外状况,真的……感觉非常抱歉……

(工整的字迹又开始呈现出一些潦草的样子)

嗯…应该没什么特别需要记下来的事情…入间博士说明天要去检查区内的SCP,让我去见习。

好困,不想写了…

 

X月X+2日晴

 

今天陪着入间博士去了SCP的监控区域。她好像非常不乐意去的样子,稍微问了一下原因她说因为有她非常讨厌的SCP。

根本无法想象入间博士讨厌的类型。虽然也有好奇的成分在内,但是同时也是工作,我就跟着去了。53区监管的SCP也不是很多,但是入间博士的反应相当激烈,她直接拿手指指着那个屏幕,说那就是她最讨厌的SCP。还举例说如果这是…是XX棒(被暴力涂掉的痕迹)做形容的话,这根应该是最烂的,会漏电的那种。

不管怎么说比作那种东西也太过分了。被她这么说一下,别人多多少少反而会对这个SCP有兴趣吧……

所以我就多看了一眼,那个SCP好像年纪和我也差不多的样子。不过应该不会有什么监控以外的接触,所以也无所谓就是了。

但是我临走之前总有一种被盯着的感觉。

 

X月X+3日晴

 

不好的感觉马上就找上门了。自动门今天一打开,出现在我面前的就是畏畏缩缩的入间博士。虽然感觉到大事不好,很想马上逃走,但是她一秒就抓住我的肩膀,然后说出了我大概是这辈子中目前听到的最难以置信的话。

“上面说了指名要你去管王马小吉。”

可是王马小吉是谁啊?!是谁下的决定啊!然后我知道是1区的雾切博士下的命令后我就闭嘴了。

说是会让几个D级人员陪我一起去,可是我还是觉得很不妙。

还是先写好遗书算了,就写这里吧,反正我的日记死了之后应该说不定会有人看。嗯…我死了之后请把我的一切财产交给研究员赤(好像很犹豫的样子写了又划掉了,最后一整句都被划掉)

算了,晚安。

 

Y月X日晴

 

首先,对于我能重新碰到这本日记感到无比的感动。一回来我就开始写日记,这个纸笔的触感真是久违了。

然后对那些D级人员表示一下遗憾,他们估计已经被处分掉了。不过毕竟是规定,所以也没什么办法。嗯…怎么写我想表达的东西呢,首先,我看到了王马小吉。还近距离接触过了。没想到他就是入间博士说的那个最讨厌的SCP,可是我对他反而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新的研究员吗?这次的看起来好像很亲切呀?”

这让我不禁想到了之前说不定入间博士也来过这里的可能性。和他对话好像也没什么问题的样子,不过基本上是我说一句,他就表现出非常感兴趣的样子一直滔滔不绝询问我具体事项。除此之外,最多的就是“原来如此”和“最原酱再多说一些嘛”之类的话。

被那样称呼太不习惯了……。

明天再继续写吧,不知不觉我怎么都写了一整页啊…

 

Y月X+1日晴

 

今天也例行公事去看了王马君。

他说让我这么称呼他,不要叫他的编号。虽然这是研究所严禁的事项但是既然是我的日记的话不给别人看就好了吧…就是这样。因为录音的缘故,在收容区域内就不能这么叫了,再三提醒一下自己,绝对只能在日记里这么写。(这一句话被用红笔圈了起来)

 

因为之前读过一些王马君的资料,所以稍微知道了关于他的事情。王马君这样的类型似乎不是我特别能应付的类型…毕竟我思考的过程比较慢,还经常被同事批评想得太多了,这样的我可能会跟不上王马君的交流。但是比较意外的是,他作为SCP意外地好说话的样子,就算我因为他的一句话开始思考真假的可能性,他也会笑着在那边一直等我想完,直到我开口说话为止。只有偶尔几次他会打断我的思考,然后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让我没办法再想下去。

太复杂了…………。而且为什么要说“我的内裤其实是丁字热裤”这种话分散我的注意力!就算是“今天天气真好在下刀片”也比这个好多了不是吗……

我在写什么东西啊,还是睡觉吧。

………………可是还是好在意,他那句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Y月X+2日晴

 

今天也……不是,我不是在写报告。

虽然我不知道每周做这么多次的检查有什么必要,但是去了就是…去了。反正,我又去见了一次王马君。之前都是穿着拘束服被扣在那里的样子,今天去的时候他意外地是被解开的。后来问了负责医疗保健的东条小姐,才知道今天是身体检查的日子。

王马君今天好像因为身体检查的缘故一直都提不起精神,明明是个Keter级的SCP,不知为何这里的研究员却对他还挺宽容的,说着“就这样让他放松一会也没关系,反正他也没有逃走的打算”就这样走掉了,考虑一下留在这里的我的心情不行吗……

不过话是这么说,我自己其实也觉得王马君的危险性并没有报告书上说的那么可怕。……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一己之见而已,毕竟我和王马君相处的时间只是一日24小时当中短短的15-30分钟而已,剩下的时间他在做什么,又有什么东西被他做了什么,我都完全不知道。

不管怎么说,必须要牢记一件事才行。

SCP不是人类,他们没有人类理所应当的感情,不要妄图理解与同情SCP。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