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山中心】恩仇的彼方:床上

一个片段灭文法式架空。

伯爵第一人称注意。

邻居天草设定,伯爵与咕哒子同居中,黑白贞同居中。

迦勒底社区欢迎您。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反正一段段更新(

————

1

每天早晨,我都被咕哒子叫醒。她用一种充满恶意——虽然对我来说还不算特别严重——的方式,粗暴地把我叫醒。夏天的时候她选择关掉空调打开窗户,迎接像是仇人一样的阳光,冬天的时候她直接掀开我的被子,虽然我早就感觉不到温度了,但是她依然觉得这非常有用。

“每个人都最怕这个!“

——掀被子真的没用,放弃吧。

”你要是不起来,我就在你的肚子上跳健美操。”

——我这就起来,你别在我的肚子上跳操。


2

忘记做自我介绍了。我的名字是…复仇者。如果你觉得这个名字不足以凸显我的特征,容易和隔壁那个成日喜欢妄想自己是高中生美少女的2X岁女邻居搞混的话,正在看这篇文章的你,可以称呼我为岩窟王…基督山伯爵。

“可是你的真名分明叫做艾德蒙·唐泰斯?”

该死,不要打断我说话行吗。那个名字早就随着我把身份证和户口本都锁在保险箱里的时候一起被我忘记了!现在的我只是兴趣复仇,爱好复仇,每天起床睁开眼就想要复仇的基督山伯爵!

“你的户口本我帮你拿出来了。下次不要用铅笔在上面涂改了艾德蒙,要不换证的时候你家咕哒子会很困扰的。”

去你妈的天草四郎。


3

虽然很不情愿,但是作为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我依然还是要负起责任介绍配角。毕竟没有主角的存在,他们甚至不会被写出来,与其说他们是配角,不如说在这个故事里我更受作者的宠爱,是吧?一定是的。

反正比在原著里简直好上十万八千倍了。

话题回来。介绍一下我的邻居,他的名字叫做天草四郎,时,贞。我对他的态度一向不好,我想是因为从我们见面开始就是死对头的缘故。对,我是复仇者,而他是见鬼的裁定者。来到这个迦勒底社区的第一天我就明白,我和这个男人永远是不对盘的。

“可是我之前就说过了,吃这个放点味增更好啊。”

没错,我们永远是不对盘的。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就算你用那种清正廉洁的眼神看着我,我也不会放弃加酱油的。

“总有一天我要将你扳回正途,以裁定者专业毕业的本科生的名义。”

——滚。


<一个片段>

我从来不会忘记,法利亚神父在我因为考不上高中窝在家里打复仇者联盟手游的时候从我楼下的窗台,拖着自己半残废的身体爬到我的房间阳台里,用仅存的那一只手敲着我的阳台玻璃,面带慈祥笑容地对我说的那句话:

“我要把这张大乐透彩卷给你,你不要也得要。”


我虽然是个愤世嫉俗的宅,但是还是很尊老爱幼的。

谁知道这就成了我一步登天的契机呢。

唉,做成功人士真难。

评论 ( 1 )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