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集

内含游戏王+FGO+BSZERO。阅读谨慎!

CP:快麦,天エド,剑玲,白紫


————


【快麦】突然闯进别人的房间,怎样都是不对的啊!


快斗斜眼看着麦扎艾尔,这家伙埋头在一本看起来他就不明白的高级数理书里顾左右而言他,对面坐着的阿里特还在滔滔不绝讲着体育祭的事情。秋日的凉爽天气给这尴尬的气氛更加锦上添花,快斗觉得房间里的空气都要提前入冬了。

再这样坐下去根本什么都不要做了!

直接伸出手把被麦扎艾尔凝视着一行PH快要用眼神烧出洞的数理书抽走,天城快斗及其不要脸不懂气氛地直接当着阿里特的面强吻了麦扎艾尔。

阿里特表示,那天房间里的温度就像是夏威夷直飞西伯利亚。
德鲁贝吐槽,谁让你推门进去就坐下开始信口开河……

反正结果只有单方面的某当事人极度困扰羞耻罢了,谁管他。


【天エド】童贞什么的,复仇者可不是啊!

某一日突然提起了童贞的问题。

身为额外职介的五人组,其中两人完全不懂这方面的事情,另外两人则完全是置身事外的哄笑态度。唯一元祖的一人则还没说半句话就大哭起来。

“我在享受到脱离童贞之前就被关在山洞里了啊!!”
“是是,对不起啊超弱的前辈。”
“那个…身为我的另一种可能性,你说话真是不客气呢……明明和我一样都是……嗯。”
“吵死啦!你不也是童贞圣女吗!!”

以嚎啕大哭的安哥拉曼钮,对手指的贞德与举起双手大声抗议的黑贞德作为背景板,剩余的两位男性则是相对无言。岩窟王瞅着那个看起来像是在深刻思考的裁定者,他的眼神相当认真。
——话说对这种白痴问题那么认真思考是要做什么啊?

“艾德蒙,我问你…童贞到底是什么意思?”
“…………啊?”
“那个,不好意思。因为我生前完全都在专注于拯救人民这件事…”
“真好笑呢,口口声声要拯救人类的话,从肉体方面倒是多了解一些啊?”

天草四郎听了这句话后摸了摸自己,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突然把头转向那个复仇者的方向。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的岩窟王下意识地扶了一下帽子,紧接着就发现天草四郎时贞的脸突然在面前放大。

“说得好像没错啊,艾德蒙·唐泰斯。”
“……你要干嘛?先说好就算你再怎么劝解,不是法利亚神父那样的教导……”
“不,不是说好了解一下肉体方面的事情吗?”
“………………”
“………………”
“………………你在想什么,愚弄我吗!!!!”


【剑玲】说好的友尽游戏什么的,根本就是骗人的啦!

“剑山前辈?剑山前辈!!”

恐龙少年的思绪被少女清亮的声音打断,早乙女玲挥动着手里的UNO牌,示意着对面的前辈快点出下一张。
一时的缘由被十代大哥叫来玩这所谓的“友尽游戏”,不知不觉已经打了好多轮,虽然每次都是十代大哥赢,但是这一局——没有十代大哥!(去买面包了)
坐在对面的早乙女玲是狄拉诺剑山最后的对手。

“啊啊?抱歉抱歉…!!那么+2。”
“唔——剑山前辈对女生还真是毫不留情啊。那么我要+4了!!”
“小玲不也是完全没留情的吗!看我的,我的回合,抽牌!”

所谓的一来一回不知不觉消耗了非常多的时间。当游城十代抱着一堆黄金蛋面包推开宿舍门时,酣战的两人手中的牌简直多的要握不住了。

“我说你们啊…………一个友尽游戏怎么玩成这样了啊!?”

两人先是愣了愣,接着对视一笑:

“大概是……不想不做朋友吧!”

才怪。
想要做朋友之上的关系,也是可以的哦。


【白紫】魔法少年之类的,吾不承认就不存在啊!

“汝听说过魔法少年吗。”
“…怎么了,白银阁下?突然说出这种与你毫不相符的词语。”

被唤起名字的少年手里拿着一本书,一脸正经的样子此刻却让紫电感到有点好笑。封面上大大的几个“来做魔法少年吧!”的大字更是与持有者严肃的战士形象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这本书是闪光塞给吾的。汝听说过吗?看了一下内容和吾的认知差距有点大。”
“啊呀,这么说的话,白银阁下内心认知的‘魔法少年’形象,能否给在下看看呢?”

白银严肃地思考了半晌,最后伸出空闲的手比划起来。

“首先要有披风。……然后是使魔,最后是优雅的姿态和口吻,而且那样的存在,难道不都是喜欢悠闲喝下午茶的类型吗?”

紫电听到最后一句,先是一愣,最后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汝在笑什么?”
“不……没什么。果然在下想的没有错啊。”
“啊,对。你这样的,才是吾心中正确的‘魔法少年’。别的歪门邪道哗众取宠,毫无战斗力,吾是不会承认的。”
“是是,骑士阁下,在下知道的。”

今日毫无自觉的人也被早已心有所属的人透彻地看穿了。

评论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