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K

与林歌一起写的。算是久远之前对神代凌牙(第二季前)的内心写照,权当我深爱这个角色的某一个理由吧。

以及,真的是双头鲨(笑

——

真是一点阻碍都没有。

伴随着对方LP清零的声音,AR影像渐渐消失。映入眼中的胜利景象就像单纯的布告,对于自己来说,看到这样的结果也完全没有喜悦的感情。被击败的九十九游马倒在地上久久没有爬起来。于是有些不耐烦地摘下D视镜,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这样就赢了。连着上次输掉的份一起——
慢慢咬紧了后牙根。不知为何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打倒别人抢夺卡组后畅快的心情,比起胜利这样一种目标,大概这场决斗的结局,更像是在滑稽地证明自己所能做到的不过是一桩又一桩恶行。天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做什么,璃绪还躺在医院里没有康复的迹象,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做,还在这里和这群家伙混成一团。
不过也罢,一个连自己妹妹的期望都没办法完成,在全国大会上违规的决斗者,还期盼着能有什么好归宿?
嘴角泛起苦笑,压低声音开了口,更像是说给自己听。

"输给你这混蛋这样的决斗者,一切都失去了什么的…真可笑。"

看着慢慢爬起来半蹲在地上的人,走近前去蹲下。失意的表情很明显地流露在对方的脸上,掩饰不住的情绪波动就像快要从那双红色的眼睛里涌出来那样。
这究竟算什么啊,真是够了。
草草扫过对方的目光并不打算与人对视,将视线锁定在对方脖颈上的金色吊坠上。伸出手将其轻易地扯下;挂坠的绳索断裂发出轻微的声音,就像被彻底粉碎的最后一颗名为希望的稻草。
赌注。九十九游马最重要的东西。而它现在就在自己的手里。

“按照约定,这个是我的了。”

掂了掂手中的皇之键,将它握紧后站起身。随随便便就用这种东西作为赌注,该说是草率还是莽撞呢?这场决斗原本便是九十九游马为了自己而安排下的,而理由也是相当…愚蠢。

“因为我是你的伙伴啊!“

…开什么玩笑。和一个决斗过一次的人就成为了伙伴,甚至连这个人曾经做过什么都不了解?还为此不惜得堵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
忍不住握紧拳头,让皇之键的尖锐部分嵌进掌心。转过身往自己的机车边走去,一边慢慢地皱起眉头。

现在后悔了吗,九十九游马。你想要拯救的人抢走了你最重要的东西,而你什么都没有得到。

虽然不得不承认我差点就想要和你回去了啊。但比起就此和你回去被人议论纷纷,不如干脆在光照不到的地方做那些你们议论的,不良少年神代凌牙可能会去做的事情——反正从深渊里捞上来的人,该死还是要死的。
所以,就让我还你一个人情吧。在此之后我们互不相欠,谁也不要再招惹谁最好,上一次差点被海王和陆王做掉,这一次是赌约,下一次或许就真的丢了小命也说不定。

为了同伴的卡组都会赌上一切的你,将我视为同伴的话…

坚硬的金属质感令自己的掌心有些发疼。微微放松拳头后瞥了眼自己的“战利品”,闭上眼将它丢了回去。
如果能把你对我的同情心和关心也一起丢回去就好了,九十九游马。

“这种东西,连毁掉的价值都没有。”

随着金属落地发出的清脆声音,将自己动摇的心狠狠封闭起来。挽留的话语依旧回荡在耳边,此刻却十分刺耳。转身看着依旧跪坐在地上的人,心底不禁感慨于这家伙究竟有多执着,缓慢开口向他诉说了理由。

“游马,你不懂。我是喜欢才和那群家伙呆在一块的。”
“是他们给了没有去路的我,新的居身之所啊。”

对,你不懂。这样就好了。
讨厌的记忆又再一次从深处冒着气泡翻涌滚上脑海,胸口居然有些难以言喻的闷疼。

抛弃掉,全部抛弃掉就好,连同被对方的言语所拨松的心里那把锁一起,全都丢掉。然后回到自己该回去的地方。

再也不要和我扯上关系了。

不要再有下一次了。

翻身坐在摩托车的座椅上,将头盔戴在头顶,护目镜遮挡下所看到的景色因镜片本身的颜色而变得发暗,一如自己的未来一样。引擎发动的嘈杂声音使不远处的人在说些什么也无法传入耳中,索性不再关注那些,操控机车离开了这片地方,心底不断重复刚刚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不要再和我扯上关系了,游马。
鲨鱼就该活在没有光的地方,而你不是。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