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离讯号

给LOFT除个草,发四凌本的第一段上来。

——

托马斯做了不断下落的梦。

 

太过真实反而导致一瞬间有了死亡的直感。像是意识全部沉入泥沼,心跳的速度确实地加快,脑海中咆哮着死亡的警报,然后睁开眼——全都像是真的一样,灵魂深处突突地跳动。

黑暗中窗外的明月依然如同夺命的弯勾,嘲笑着像笨蛋一样看似懦弱的人。

梦中的他在走廊内不断地奔跑。奔跑着奔跑着,仿佛身后追逐托马斯的事物从不曾停下那样,他急切地向前迈步,即使呼吸都快要停滞也无法说服自己要“站住”。

那样紧随其后的究竟是什么呢?

 

 

“托马斯?托马斯·阿克雷德!!”

“…?!哈??”

“你在发什么呆啊。”

 

视线聚焦,托马斯看清眼前站着的正是神代凌牙。心城学院的校服领口微微打开两颗,领带虽然系好了却不是那么服帖,一手拎着书包搭在肩上,紫色章鱼头和海蓝色眼睛,是他熟悉的那个人。

 

“我在发呆吗?应该是看凌牙看到呆了吧…”

“……你能把说这种话的脑子放在别的事上就更好了。”

“是吗?……等等。”

 

噼啪。

 

托马斯像是听到了什么短暂的电流音。他下意识地抬头左顾右盼,结果只是换来凌牙的一个大白眼。

 

“再等你就迟到了,白痴。”

“啊,抱歉抱歉——”

“那,平常的那个…”

“诶?”

 

下一秒托马斯感觉后颈传来一阵推力。凌牙勾着自己的脖子顺势让头往下微微倾斜,紧接着覆盖双唇的触感让托马斯有点当机。他被凌牙吻了,而且是在大街上,学校门口。这种时候要做出什么反应比较好?托马斯在脑内辗转反侧大概三十秒有余,最后像是“和以前一样”沉默地回吻。

 

“放学见。”

 

现在已经是正值入秋的时候。金黄的树叶在地面上铺满厚厚一层,踩在托马斯脚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奇异声响。如果用时间计算的话,他和神代凌牙交往已经有大概三年。而认识的契机也很简单,只是他偶然之间发现了有趣的聊天工具而已。

可以根据使用者的喜好随心更改图标的聊天通讯软件Twiker,像是病毒一样弥漫在年轻人群体当中。作为校园偶像出道的托马斯·阿克雷德原本不会接触到这样的东西,只是在瞟了一眼自己弟弟的手机桌面后,被太过鲜艳的粉色图标吸引了注意力。绿色的底面上浮着一颗点缀着白色小星星的粉红泡芙,是个乍一看会让人错认成美食资讯的APP。旁敲侧击地询问弟弟米歇尔·阿克雷德之后,得到的只是对方有点嫌弃的表情。

 

“托马斯哥哥真是落后的偶像诶,这可是现在最流行的聊天软件啊?”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的啊?

气急败坏地下载后,托马斯沉迷了。Twiker有趣的地方在于不止可以与不曾见过面的人互相交流,而且可以定制自己喜欢的聊天界面,图标,还能随时随地刷新处理讯息。有人甚至利用Twiker这个平台发明了专用游戏,这如同推波助澜的举动更是令Twiker这一聊天通讯软件走上了年度巅峰。

 

托马斯就是在沉迷聊天软件时认识凌牙的。那时Twiker中流行一种活动叫做“星期恋人”,即与没见过面的网友任意搭配,谈一星期虚假恋爱的无聊游戏。作为校园偶像的托马斯是被经纪人明令禁止谈恋爱的,但是只要是游戏的话应该就没问题。而他搭上的那个“被随机的网友”就是和他同一所学校的神代凌牙。

说实话聊到所在地时托马斯也吃了一惊。虽然Twiker的使用人数非常多,但是在犹如大海捞针一样的现实世界中,居然能够随机到身边的人也是相当不可思议的事了。

神代凌牙是谁?心城学院有名的不良少年。和托马斯这样的学院偶像相比,可以说是两个极端的赫赫有名。旧时因为一些过节和凌牙略有产生分歧的托马斯在与凌牙举着手机面对面的同时,着实被自己的“临时对象”吓了一跳。不过令他意外的是,凌牙没有拒绝。

和凌牙在一起的一星期有些漫长。绰号叫鲨鱼的少年脾气和在网络上一样冷淡,虽然重情义但是却不会说出来。被逗弄或提起他尴尬事的时候,偶尔暴躁的样子让托马斯觉得非常可爱。

 

……可是为什么会觉得和自己性别一样的男生可爱呢?没等托马斯想明白这件事,凌牙就在“星期恋人”游戏的最后一天和他正式告白了。

 

“可以继续交往吗。”被这样的陈述句询问了。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