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油

未成年吸烟描写有

中原中也一人乐

可能会有和太宰治联动的后续


————


中原中也第一次吸烟是在十六岁。

 

“中原君,请试试这个。”

 

身着西装的黑手党成员递给他一包烟。烟盒是从侧面打开的款式,黑色的纸盒上烫着银色的俄文,里面还夹着一张像是产品说明书的卡片,一看就是价格不菲。那时候他已经是港口黑手党中重要的战斗力,就连比他年纪更大一些的人都要忌惮他三分。虽说黑手党并非一般的职业官场,但小恩小惠还是免不了的。

送给中原中也的这一包烟,或许正是某种带着敬畏与讨好心态的馈赠吧。少年并没有拒绝对方带着一丝恭维语气递过来的礼物,只是在判断了这是自己从未接触过的事物后抬起了眉毛。一般来说,工作时鲜少有人在公众场合抽烟,他也并未在加入黑手党前见过几次吸烟的人——这便导致了中原中也对“吸烟”这一项不健康的消遣运动在概念上的缺失。

把一根塞满了叶子的纸点燃后叼在嘴里,到底有什么好的?

中原中也表面上并未作出太多表示,但是内心却开始困惑。比起香烟,他更想要一瓶酒、或者一顶帽子……再不济的话,送他一瓶机车护养油也是挺好的。但是为什么偏偏是最不上手也不熟悉的香烟呢?

不曾察觉自己已经被打上“高地位”标签的少年只是将这盒玩具塞进口袋,在回到房间时把它丢进了抽屉深处。

当中原中也再次想起来自己有一份昂贵的礼物时,他刚刚浑身是血地踹开自己的房门。身上粘稠的红色液体并不是来自伤口的疼痛,但是被疲惫支配的身体却令精神不停地感受到刺痛。脱下的外套、内衫和长裤已经被血浸透,中原中也将它们全部丢到垃圾桶上,甚至连盖子都懒得再打开。

等到中原中也把自己收拾干净,脖颈上挂着一条毛巾从浴室慢慢踱出来时,他的视线正好落到了放满文件和空酒瓶的书桌上。连日的繁忙导致他错过好几个收拾房间的机会,那个已经被自己堆放的杂物塞满到几乎关不紧的书桌抽屉微微弹出一截,就像是饱胀肚皮的怪兽——他注视着褐色的怪兽。想起了它肚腹深处的那盒香烟。

烟和酒一样都会让人上瘾。

中原中也咀嚼着这句不知哪来的名言,装作不经意地将抽屉深处的烟盒掏了出来。黑色的长方形小盒子因为杂物的挤压稍微有些变形,但是烫银的字迹依旧十分优雅。他打开烟盒,把卡片翻开,底下出现了一排六根细长的黑色包装香烟。

这和中原中也印象中的烟卷实在太不一样了。纤长的物体甚至没有他的指头粗,被称作滤嘴的部分甚至快要和卷满烟草的部分一样长。整体印象太过娘里娘气,这令少年有了一丝犹豫,不过他还是拣出一根,调转烟头放在鼻下小心地闻了闻。烟叶的气味比想象的要淡,可能是分量过少的缘故。淡淡的涩味并未引起中原中也的反感,他站起身团团转着寻找能点燃这玩意的东西,最后还是去厨房用炉子解决了这个问题。

当烟雾从中原中也指间夹着的烟卷顶端缓缓爬升在空中散开时,他注视着逐渐化作灰色碎屑的顶端有些出神。学着记忆里的模样,少年把滤嘴凑近嘴边叼住,回忆着嘴里曾经呆过的狗尾巴草或是签子的感觉——然后狠狠吸了一口。

“……!咳、噗呃!”

比闻起来的感觉更加浓烈的气体一股脑从滤嘴充入口腔,中原中也不敢把这口气吞下去,也不明白怎么像那些烟瘾患者那样让它们从鼻腔离开,他最后选择把烟从嘴里拔出去,将泛白的烟雾全吐在空气中。

焦油的味道。

一股又涩又麻的感觉在舌面上泛开,带着微微的苦留在舌尖顶端。烟雾乘虚而入,钻进中原中也的喉咙与鼻腔中,让他的脑海中也充斥着这股不快的味道。然而,倦意却随着散开的气体一并消失,中原中也反复咀嚼着这新奇的残留物,直到它逐渐在口中消失殆尽。

中原中也的舌面摩擦着上颚,生涩的摩擦感令他皱起眉头。不完全燃烧留下的气味仿佛已经开始侵蚀自己的身体,他盯着烧去一截的香烟,手心泛起重力操作的光芒。

暗红色的光覆盖着灰色中的一点萤亮,将它掐灭。由黑、银、灰与曾经的红构成的消遣物就这么走过了自己短暂的寿命,静静地落入了散发腥气的废弃衣料中。

 

END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