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林罗曼]睡莲之梦

*可能是现代AU

*给叫这个题目名字的人的生贺 @睡蓮之夢 

*目标是黑色幽默

*只有开始,不会幻灭

 

罗马尼·阿其曼收到了一束花。盒子上大剌剌地写着寄送人的名字,是梅林·安布罗休斯。

 

他盯着自己覆盖着白手套的手指,那指尖贴着的盒子里仿佛装着个沉重的铁块。罗马尼从未想过自己的大学同学会给自己送花,而理由可能也不止是单纯的送花这么简单。毕竟这盒子的便条上可是直接写上了“献给你最重要的人真诚的爱”。

 

天啊,他想吐了。

 

冷静了几秒钟,从A大毕业的职业医生罗马尼开始分析。这是个普通的硬盒子,里面应该是花而不是铁块。为什么要送我花?盒子上写的标签是不认识的花店,上面还写了一周一惊喜。很好,看来这个惊喜还是每周连续进行的不间断COMBO攻击。所以送花的理由是?盒子的重量不会很沉,想必花也不会有很多。如果是九佰九拾九朵玫瑰这样的东西也不应该是装在这样的东西里面——送的是蛋奶布丁该多好啊。

 

他诚挚地这么希望着,用剪刀打开了它。

 

罗马尼现在才恍然大悟一般地发现这是个三棱形纸盒。他把刀刃插进胶带和胶带的缝隙中,然后用已经有些磨损的刃处费力地把它们蹭开。纸皮扑棱棱地掉落的同时淡淡的草木香从缝隙中露出,从拆开的纸皮内露出了一角淡淡的黄色防水纸。

 

被精心折叠后的防水纸包裹着的是六根像蜡烛一样外皮翠绿的东西。罗马尼一时难以称呼它们为花朵,而他甚至在看到的瞬间以为这是梅林对他做的恶作剧。谨慎地拿起这一束“花”,罗马尼把它们放在手里掂了掂,还挺沉的,确实花的有模有样。

随着花一起被放在里面的还有说明指南,上面潦草地用手写的字迹表达了希望罗马尼这位客人如何照顾花朵的步骤。据指南所说这是名为睡莲的花,而照顾方法也很简单,处理后插进水里倒入营养剂就好。罗马尼以前没有过照顾花朵的经验,唯独和达芬奇谈了个三天恋爱的时候,帮她摘过两片生虫的玫瑰叶子。

 

脱下手套,首先把花束从防水纸里拿出来,沾上吸水棉花的部分要小心地剥去。罗马尼做的有些笨手笨脚,那些沾水的棉絮从花杆上转移到了他的指尖,被捏在手里的一团贴着他光裸的掌心,蹭着手指上那枚有些褪色的戒指。处理之后的花杆绿油油地带着泛黄,像是根细长的黄瓜。罗马尼把它们倒过来,花茎中无数的空洞就像眼睛一样与他对视。

紧接着要做的是在花茎中倒灌水,去除包装引起的杂质。粉发医生骨节分明的手指握住一把花杆,把它们放在水龙头下后拧开。清冽的自来水从龙头中潺潺流下、落进那空洞中,溢出的水划过罗马尼被冻得有些发白的皮肤,随着窗台上淡淡的金色反射出琉璃的光。

 

直到刺骨的水把神经弄得麻木,罗马尼才想起来现在已经入冬了。他和梅林至少有一年没有说过话,除了学生组的line群唯二的沟通途径或许是在社交网络上的转发点赞。他还记得最新的那条,梅林给自己说“泡面的调料包洒了”的推特点了赞,并且留言:“你可以撒点盐,记得用经典姿势。”

 

当初或许不应该因为一点偶像诈骗的破事就和他吵架的。毕竟成绩的A和A+没有区别,对梅林来说是睡一觉和不睡觉的问题,而对罗马尼来说也只是看或不看梅林睡觉。曾经坐在他们后面的吉尔伽美什对此嗤之以鼻,并且评论这是“世纪末的青春风情”。

 

他和梅林的关系原本没有这么烂。

 

第三步,把倒灌后的花小心地放入花瓶中,并且灌入距离瓶口还剩十分之一有余的水。这一步倒是乐得轻松,罗马尼擅长放置东西。就像当年他把梅林的那些破玩意儿从十二楼全部丢下去,还能都丢在他周围那样得意——虽然一样也没打中,不过至少不用为人身安全负责。那一年他们从友情变成爱情又到决裂,其中多少混杂着某人A的不作为和某人B的恶劣行径。

 

罗马尼承认自己不够主动,可是梅林也是真的渣。

 

最后一步,把绿色的叶片扒掉,让睡莲能够自然展开花瓣。罗马尼越想越有点生气,他用还有些冰冷的手抠着绿色的花叶,然后把它们从花苞的周围折断。掰去花叶的睡莲从绿色的蜡烛条变成了燃烧着紫色火焰的火把,还未盛开的花朵大把零落地插在花瓶里,变成了滑稽的静物。

 

这样的花到底有什么好送的?他想起梅林给自己送过玫瑰、送过康乃馨,甚至送过有点诡异的万寿菊,但是那全都是他夜半归来后身上散发的香水味,和自己无关。能够调笑般地说着这是送给你的夜来香的人,全世界只有梅林·安布罗休斯一个。

 

他又想起这是梅林送给自己的花。

 

处理完毕后这瓶有些丑丑的花被罗马尼放在了窗台的角落。那些高耸笔直的睡莲花苞就像一个个紫色棒槌,紧闭着内芯张望来来往往罗马尼的诊客,静待盛开。罗马尼不好意思不做些什么表示,他把它们拍了张照上传到了推特。不久之后推特来了三个点赞,一个来自藤丸立香,一个来自达芬奇,最后一个来自他的“老”父亲。没有梅林·安布罗休斯,没有滑稽的表示,没有暧昧的语言。

 

梅林送来的花成为了他家的装饰品。

 

第二天罗马尼·阿其曼醒来,推特多了四五个点赞和转发,无关痛痒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他还是很开心,毕竟那瓶花真的不上镜。在回复的同时他瞥了一眼那瓶花,表情立刻从痴痴的温馨变成了呆若木鸡。

 

“这是你给我的惩罚吗?”

 

END


评论 ( 2 )
热度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