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射性未知感觉感情

明春/主明主/主春


 *春春是个好女孩我写不出她好的万分之一

*明智今天的表现也没好到哪里去(对不起

*主人公全篇没出现名字,连影子都不会有

*因为有些地方用了特殊处理所以切成了图片,请大家用电脑或者点开全篇阅读


↓可以的话↓



+++++++++++++++++++

 

“明智君,我们交往吧。”

 

刚刚在座位上坐下的明智吾郎听着对面有微卷粉发的少女认真的发言,手里刚拿起的咖啡杯猛烈地抖动了一下,泛出巨大的波纹。和一般概念中的少女漫画展开比较的话太过超脱,但是这明显不是明智想象中的那个情况——一般会有人在对好感的人进行表示的情况下,直接跳过告白选择交往吗?

 

这就好像杀人用枪不拉开保险一样胡闹啊!?

 

极力克制着才没有让自己的表情全数崩盘,明智换上一直以来熟练运用的伪装笑容,把咖啡杯好好地放下,在脑海中整理起刚刚被爆炸性发言撕得粉碎的情报。对面的女孩叫做奥村春,是那个Joker的同伙之一。而与她见面的自己则是在表面同伴的虚假身份下,隐藏着她杀父仇人的事实。将前因后果理顺一遍之后,明智突然发现了一个盲点。

 

她为什么要来邀请我?

 

明智吾郎自认为前期工作已经处理地十分完美。加入怪盗团也是计划中的一环,原本他也没想过能够与这群乌合之众走近到这种零距离的程度,不过比起他自身热情的虚假迎合,突然而至的被邀请倒是第一次。难道是这个在他之前最后加入的怪盗团成员敏锐地发现了什么吗?考量着这些事情,明智放在膝盖上的右手下移,慢慢伸进口袋握住了自己的携带电话。

 

“奥村同学,为什么这么突然…”


 

不好。

一直保持着微笑的少年已经不敢去猜测自己刚刚露出的窘迫是否有被捕捉到,他像是做错事的小孩那样不安地慢慢把已经触碰到携带电话金属表面的手指收回来,在奥村春的目光下将两手都摆到桌面上。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为什么会被发现了?她到底想干嘛?一瞬间剥下了伪装完美的面具,明智在被戳破心境后意外地变得异常起来。

 

 

奥村春的内心此刻也紧张到了极点。她原本想好了一大堆说辞,甚至还偷偷做了字体清秀的小纸条。但是在与这个被称作侦探王子的人面对面时,脑海中构筑好的词汇还是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坍塌殆尽。明智吾郎是众人印象中完美的好学生,甚至连态度都是温文尔雅的。但是,只有一次。在印象空间的休息室内稍作修整时,奥村春看到了不该出现在明智吾郎脸上的表情。

 

被掩盖在长鼻面具下,一刹那对那个身着黑衣的人流露的锐利目光。

 

——对了…就好像是现在这样的表情。

明智吾郎把由于少女脱口而出的话语不自觉底下的头微微抬起。被掩盖在稍长刘海下的暗红色眸子混杂着光芒,少女不知那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只是不由自主地感到内心一阵瑟缩。他的耳根有些隐约地发红,嘴角并非一如既往地微微上翘,而是形成了往下的弧度。好看的面容上那副曾经被无数粉丝称赞过的细眉此刻纠结成一团,要是被他人看到的话,一定会对此感到难以置信吧。

与这番被人直白捅破心境的窘迫感剧烈反差的是他身上克制不住弥漫的杀气。奥村春在内心凭借女性的第六感判断着,并且确认了自己恐惧的源头。

 

明智吾郎果然是个有秘密的人。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少年面前的咖啡倒映出坐在对面的奥村春模糊的影像。她只是正坐着、像是思考如何应对这句询问,十指交叉着在膝盖上放置,环绕。少女的视线投向面前还一口未动过的慕斯蛋糕,露出一个轻轻地、像是回味着什么的笑容。

 

“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明智君…我啊,从一开始就知道的。”

“喜欢他人的那种心情,无法隐藏的好感和想要把他据为己有的欲望。”

“包括炙热的眼神和早就变得乱糟糟的大脑也是。”

“……明智君,虽然平时掩饰的很好,但是却忽略了很重要的事情——‘同类’是会互相嗅出气味的。”

 

涂着淡粉色甲油的圆圆润指拈起放在蛋糕旁边的小银叉,一口气戳进慕斯蛋糕上的鲜嫩草莓。水果液体从裂口中溢出,在空气中留下一丝丝受伤的清甜味道。

 



明智吾郎彻底地震惊了。他脑内的杂音变大,敲打着管理意识的那部分,用力程度似乎是想要直接在他的太阳穴上开个喷血的孔洞。

这个女人,到底是愚蠢到了什么程度?仅仅因为无聊的感情事件就想束缚自己吗。如果是用这种肤浅的言语就能撼动名为明智吾郎的复仇者的内心,那么这个人至少也要是天上派来的制裁者…或者是自己本身才有可能吧。喜欢那家伙与自己继续在这条满是鲜血的道路上走下去有什么必要的重叠部分吗?反正怪盗团作为工具利用结束就可以丢弃,顺手把这份多余的增生感情一起割除——原本是如此便利的事情。

 

这个女人特意地将粘连的情感剥离展现而出,害得明智短暂地乱套了。仅仅这样就够了吧,还有什么杀手锏要拿出来吗?……随着明智仿佛竖立起flag一样的想法,奥村春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支录音笔。

 

“明智君,你想听听看吗?”

“……这又是什么?”

“这是…是潘多拉的魔盒。”

 

粉发的少女犹豫了一下,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明智的视线在她的面庞和手里的录音笔中游弋,脑内排查着多种可能性,始终不敢确认到底是不是自己最厌恶又担心的那一种。

 

“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很早的时候就说过了,明智君…和我交往吧。拜托你了。”

“奥村同学,可是你这并不像是拜托人的态度。”

明智的语调变得生硬又干涩。

 

“是的,所以我是在威胁明智君。”

 

奥村春将录音笔收了起来。明智咬紧了牙,他左右瞥着周围,这家店意外地人非常多,如果在这里引起骚乱的话,绝对会被人发现。并且奥村春可是知名大企业的继承人,他有百分之百以上的肯定她绝对带了保镖护身。

 

意外地是个滴水不漏的大小姐。

 

放弃了。至少在她做出下一步惊人的举措之前,自己不能再轻举妄动。明智吾郎发觉自己并没有觉得多愤怒,是因为对面的人是奥村春而不是那个穿着黑衣的怪盗团领袖吗?仇恨的苗头不在这里,或许在读书、泡咖啡、或者看DVD。难得远离了漩涡中心,此刻明智却有一些真的嫉恨起风暴外的他。

 

啊啊、明明我那么喜欢你。包括对面的这个女人也一样。

 

侦探少年的背倚靠上身后的布艺沙发,面前的咖啡早就已经凉透了。他的眼神变得兴趣缺缺,毕竟什么店里泡出来的咖啡都不会有勒布朗里的阁楼垃圾煮出来的十分之一入味。奥村春坐在对面好整以暇地将慕斯蛋糕上的草莓一个个戳吃干净,最后拿起餐巾纸轻轻印了印唇角。

 

“明智君,不说点什么吗?”

“……你。”

 

真是个了不得的愚妇。

 

少年终究还是没把这句过分到极致的感想说出口。

这到底是宣战布告还是明目张胆的邀请仪式呢。明智吾郎和奥村春内心都很明白,他们对的爱恋已经是超脱了常理的思考,正因为这样的思考在意识上着床,所以才能被互相发觉。想要给予幸福的爱与将会带来毁灭的恋,互相牵制起来的话,说不定能够勉勉强强地扶持支撑下去。

 

毕竟他们互相也都了解,被唤作怪盗的男子不会属于任何人。

 

“提出了不错的提议呢。”

 

百转千回后吐露出的话语是虚假的赞美。两人心照不宣地互相露出了疲惫与舒畅的笑容,奥村春打开一直握在手里的小小手提包,将方才放进去的录音笔摆在桌面上。

 

“那么,明智君——我们现在就是‘狱友’了哦。”

“请你多多关照。”

“你也是…啊,之后我可以叫你‘吾郎君’吗?”

“…………请便。”

 

戴着黑手套的手将录音笔接过收进口袋。明智吾郎没有再看一眼奥村春和桌上冰冷的咖啡,站起后径直离开了咖啡店。随着皮鞋在地板上踩踏的声音逐渐远去,奥村春的表情渐渐平复。她的视线向下移动,最终定格在小提包内的另一支录音笔上。

 

果然爱情是核辐射啊。

 

少女的唇轻轻颤动着,露出甜美到哀伤的笑容。

 



 

END


评论 ( 2 )
热度 ( 45 )